阿特拉斯的書棧

關於部落格
阿特拉斯的書棧
  • 10122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蔡銀娟的《我的 32 個臉孔》

  「我非常討厭自己,而且很怕別人知道這個秘密。」——這段短短的文字,把我們帶向了銀娟的繪本世界。僅僅兩千字的詩文短札,緊密地,圍繞著,銀娟的三十二張臉孔。我們是好奇的觀眾,窺探著銀娟與自己心裡的對話,可是,千奇百怪的臉孔,卻驚醒了現實中的我們。一本隱私的小書,三十二張從夢境竄出的自繪像,讓我們置身於錯迭拼貼的萬花筒,隨著時間的轉動,我們竟然也看見,來自靈魂深處的一幕幕倒影。

  「我的身體好像裝了一個隱形的水龍頭,把許多心事都緊緊地鎖在胸口
」——銀娟說,這個鎖住的胸膛,好像長了各式各樣的自己,掛了形形色色的臉孔。有的時候,蹦出同事眼中精明強悍、講究效率的強人,但是,有的時候,在爸媽面前,卻變成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
、任性驕縱的巨嬰。



  銀娟既是上班族,也是家庭主婦。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變得很神經質
,要再三檢查鬧鐘的設定,害怕第二天睡過頭;還要一再檢查冰箱是否關好、瓦斯是否關緊,宛如得了強迫症的病人,一定要確定百分之一百的安全,才敢入睡。你有沒有銀娟這樣的經驗呢?角色的扮演,生活的擠壓,常常使情緒跌落到谷底。銀娟說:「那種感覺,就像是個無家可歸、沒有未來的遊民,掛著一張抑鬱絕望的臉孔。

  覺得自己可笑嗎?覺得自己愚蠢嗎?你的腦袋裡,是否一直出現批判自己、鞭笞自己的聲音?銀娟說:「身體裡有另一個我,時時會跳出來批評自己,而真正的我則被囚禁在監牢裡,對那個老是評價我的傢伙無能為力。」嚴重的時候,你是否也像銀娟那樣,會痛苦得抓狂,然後,站在陽台喃喃自語,彷彿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。

  我也有這樣的臉孔,雖然表面上裝得開朗,雖然在人群裡一副健談豪爽的模樣,可是,私底下,自己是軟弱的。為了逃避某些現實,為了忘掉種種的挫折與失意,我們總是會沉溺在幻想裡。銀娟幻想著
:「如果我有個不一樣的童年、不一樣的家庭、不一樣的際遇……。如果我正坐在非洲的曠野,人生充滿精采的傳奇……。」——但是,說出「如果」的臉孔,正是一張沉迷夢幻,不切實際的臉孔。

  我們彷彿跟著銀娟的腳步,銀娟的文字,試著描繪自己的臉孔。在你心中,自己的真面目是什麼呢?是否是一張怪異至極、跟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模樣?是否因為自己那麼怪異,而從來不敢讓大家認識那個「真正的我」?人們可能會自我隱藏,不喜歡別人認識自己的真面目,可是會不會很奇怪,在《 我的 32 個臉孔 》這個繪本裡,我們卻認識了銀娟!我們看見,銀娟剖析自己,她將「真正的我」分享給大家,給了人們省思。

  一個討厭自己的人,三十二張不為人知的臉孔,串成一則神秘而獨特的故事。面對著鏡子,凝視眼前這麼多的臉孔,有的像面具,有的表裡不一,而銀娟卻堅持要找回那個若隱若現的「真正的我」。這幾年下來,銀娟畫出很多自繪像,多到可以開畫展了,雖然它們奇形怪狀、扭曲誇張,可是,這是銀娟的自我追尋之旅,她決定要與自己對話,我相信,在這個過程,銀娟因而治療了自己(也許這就是所謂的「藝術治療」)。是否你也繪過自己的臉孔?還是,你一直不敢正視自己,也逃避去瞭解自己?



  銀娟是個繪本作家,也開過幾次另類畫展。銀娟曾經是《貓玲玲撿男人》的插畫作者,而她第一次出版的個人繪本是《夏綠蒂的愛情習題》
接下來出版的,便是《 我的 32 個臉孔》。 在行政院新聞局主辦的二OO六年「Best From Taiwan 版權推介」活動裡,這本《 我的 32 個臉孔》得到殊榮,入選為最佳「繪本圖文書」的前十名。銀娟的老公目前是作家兼導演,呵呵,巧合的是,銀娟的老公以前是我大學同校的學長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