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阿特拉斯的書棧
關於部落格
阿特拉斯的書棧
  • 10125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李安的「十年一覺電影夢」



  沉甸甸,厚達五百頁的〈十年一覺電影夢〉,雖然是資深記者張靚蓓長達一年半的採訪紀錄,但是實際上,這本書是李安同意出版的第一本自傳。〈十年一覺電影夢〉的書名是由李安所取,內容是以第一人稱所寫,書中記錄了李安從小到大,電影生涯的點點滴滴。李安表示,出版這本書就像一個心理治療。他說,平常想不清楚的事,例如民族情結、觀眾反應以及中西跨界等問題,以前在面對媒體或觀眾發問時,含混過去即可,但是要出書就要說清楚,就像當初他想拍武俠片的時候,面對片商就要拿出最精采,並且合乎理性的內容來。所以,這本書顯得特別豐富。

  我平常會注意李安的電視採訪。偶然發現,李安的臉上有個招牌酒窩
,在〈十年一覺電影夢〉這本書裡,提到了這個特殊標記。想不到的是,李安說:這個酒窩是「狗咬的」。這並不是李安的幽默感,而是真A!原來那是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有一次狗狗猛然撲上來,張口咬了李安,上牙咬住他的眉骨,留下一記疤,下牙則是深陷在臉頰上,後來就成了酒窩,當時李安滿臉是血,大人們都嚇壞了。你一定會好奇,那隻狗狗後來怎麼了?居然敢咬華人之光,聽說這隻狗狗最後「鬱抑而終」,被埋了起來。

  無論是從電視新聞,還是頒獎實況,李安給人的印象一直是個平易近人的好好先生,說話輕聲細語,考慮再三,表現他那種處事盡量面面俱到
、凡事求全的個性。我記得李安說過:他從小所受的教育就是,給自己、給別人都留有餘地,他最擔心的就是「得罪別人」。李安還說:有時候很氣自己,因為自己已經到了「爛好人」的地步。在李安出名之後,他仍然一如往常地隱藏銳氣,以和為貴。除了這種儒家傳統的個性,他還有不顧一切的癡與執著,這讓李安渡過了他人生最低潮的時期。

  一九八五年,李安從紐約大學電影研究所畢業之後,陷入了「窩居」的六年,需要靠朋友救濟才能過活。李安說,當時老覺得自己像是京劇中
,潦倒困在小客棧裡,被迫賣馬的秦瓊,有志不得伸,這樣一路苦等著時機,當機會快來時,已經瀕臨絕境,快要不行。直到《推手》、《喜宴》在台灣得獎了,整個運勢才從谷底翻揚上來。許多人好奇李安是如何熬過那一段心情鬱悶的六年?他說,當時他沒辦法跟命運抗衡,但是他死皮賴臉地待在電影圈,繼續從事這一行,當時機來了,就迎上前去,如此而已
。就是對電影的這份執著,抓住機會、辛勤耕耘的李安,到了2006年
,十幾年的累積下,他已經變成了華人第一的國際級導演。

  回顧過去,李安表示:「我沒想到自己會走到今天的局面,大概是時勢造英雄吧!……任何一部電影,都是一群人的成績,只是以我做為代表
,以我的意願出發,然而不一定以我的意願收尾。」我一直很好奇李安說話的方式,他講話時,斷斷續續,若有所思,好像你正在觀看一個意念生長的過程,這個意念尚未定論,仍在發展當中——其實他的談話與他的電影兩者,內在的運作是很類似的。共事過的夥伴曾經形容,跟李安工作的過程就像是在投籃,因為必須去琢磨他不斷變化的心思,跟隨他去捕捉腦袋裡閃過的靈感。李安一直在摸索意念,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真的掌握到,他只求努力去揣摩,去實現。

  在最後一章〈電影夢〉,李安描述這樣的歷程:「我經常要尋找新的題材。在摸索中,有時有些莫名其妙的東西,到最後搞不通……。在整個過程裡,我要去經驗,得承擔後果……。每次我都是拼命去做,盡最大的努力,毫無保留。總覺得唯有自己的奮鬥意志到位,才對得起大家,我才能坦然。至於之後受到什麼評議,也不要不服氣,事情本是如此。……(
電影)就像我的孩子,一部分出自於我的基因、我的培養,但以後長成什麼樣兒是他的事,我只是盡了一份心力。回首十年的電影夢,……我試圖走入一個自造的夢境,似夢似醒,支離破碎,但又似自有理路。」

  〈十年一覺電影夢〉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本書,裡面除了有李安從小到大的珍貴照片,還談到了很多題材,很多從文學、藝術與歷史觸發而來的意念。以及李安真正的想法:例如在東西跨界時遭遇的文化衝擊與困境,例如在劇本對白上所下的功夫,例如對普遍性、本土性、發言權與好萊塢關係的思考,以及李安對於影展、得獎、社會資源等等現實面的瞭解。我在奧斯卡頒獎的前夕,撰寫這篇文章,要預祝李安拿下最佳導演(這是必然的),為華人贏得電影的最高榮耀。雖然描寫同志議題的《斷背山》要獲頒最佳影片,仍有變數,但是也期待《斷背山》連拿兩項最大獎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