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阿特拉斯的書棧
關於部落格
阿特拉斯的書棧
  • 10126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莊裕安的〈瘟疫中的人性〉



作者:莊裕安(內兒科開業醫師)
1990/04/24(發表於中央日報)

  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最近發佈一則駭人的聽聞,位於印度洋的馬達加斯加島,今年一、二月間發生鼠疫,保守估計死亡人數至少二十名,確定病例七十四件,疑似病例二一七件。鼠疫在已開發國家,本來是種遙遠而絕跡的病例,但伴隨前年登革熱的死灰復燃,令人變得不敢掉以輕心了。

  鼠疫的病原是耶爾森氏鼠疫桿菌,透過鼠蚤傳播,由流行病學的分佈可以分為「城市鼠疫」和「田野鼠疫」,一隻躲在貨櫃輪的遠洋病鼠,都可能讓整個城市遭殃。十四世紀歐洲鼠疫大流行,死亡人數兩千五百萬,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一,人見人怕的《黑死病》便由此命名。一六六五年倫敦的鼠疫,死亡七萬人,一八九四年爆發於廣州的鼠疫,死亡八萬人,並在二十年內蔓延全世界,死亡一千多萬人。馬達加斯加雖然遙不可及,但是這些死亡數據看得人心惶惶。

  鼠疫的發病可分三類:「腺鼠疫」較輕,特徵為早期侵犯腹股溝及腋下淋巴結;「肺鼠疫」以類似支氣管肺炎起始,導致肺水腫死亡;「敗血性鼠疫」最凶險,以虛脫和昏迷致命。鼠疫的治療多靠鏈黴素、四環黴素
、磺胺藥等抗生素,以及併發症的輔助性治療。預防要靠撲滅病原和隔離病患,疫區有預防疫苗可以接種。

  鼠疫是文學史上的好題材,最有名的一本記實小說,就是英國小說家笛福一七七二年所寫的《疫年日記》,這位文人以《魯賓遜漂流記》飲譽於世。他以一六六五年倫敦的鼠疫為材料,雖然當時他才五歲,憑著童年印象和時事新聞,展現小說家的卓越才能。

  卡繆的小說《黑死病》(另譯:鼠疫),挾諾貝爾文學獎和存在主義的威風,就比較為人所知。他是描寫一九四O年代,地中海畔的俄蘭城,也就是卡繆生長的法屬非洲阿爾及利亞北部小城,一個住有二十萬居民的小城發生鼠疫的故事。卡繆在下筆前蒐集了許多有關黑死病的史實文獻,對於鼠疫的症狀、死亡情形
、統計數字都別有一番寫實功夫。

  鼠疫在文學,是一個寓意深遠的象徵
,它代表邪惡、暴力、分離、剝奪和死亡諸種絕望情境。這種情境並非純然是自然和外力,通常合併著人類的自私、愚昧和麻木。正因罪惡夾雜著必然和人為的雙重糾葛,當不同個性的人物,投入同樣的宿命下場時,便能激發人性的光輝與墮落。

  霍亂和鼠疫一樣,在文學裡都是動人的象徵。湯瑪斯曼(托馬斯.曼
和馬奎斯都以此為背景,寫下《魂斷威尼斯》和《愛在瘟疫蔓延時》,各以悲劇和喜劇收場。到了二十世紀末葉,愛滋病應該也是一個感人的小說題材,這個疾病除了像是瘟疫一般令人束手無策外,它也包容了人性中的同情、無辜、宿命和貪婪,還比黑死病多了愛欲掙扎。醫藥比小說切身
,小說比醫藥永恆,通過這兩種媒介,迷失的生命都有可能被尋找回來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